這天早上起床,我一如往常地看了手機。

幾點了。05:32 am。

看了弟弟回覆我睡著前傳出去的訊息:“因為我猜聖誕夜會塞車,哈哈”。

Discover 信用卡有了restaurant cashback 5% 的優惠,XXX 設計公司要送出 template 與 icon sets。

滑了一陣(似乎)跟我的世界不相關的事件:龍捲風,誰去了一趟希臘,誰實習結束了,還有Game of Thrones寓示後,

06:43。一個小時過去了。

一個小時前我是不是正在想著什麼,正要做什麼事情,我已經忘記了,這種間斷健忘症好像已經被自己默許非常久了。我感覺到被打擾:被太多細節打擾,被別人的想法打擾,被太多選擇打擾,被過去的事件重複的打擾。但這難道不是自己的選擇嗎?我自主的拿起手機,點入那些媒體,然後允許自己暴露在不同的資訊中被那些資訊影響著。

太多細節了。人真的有了解每一個事件的必要性嗎?

被細節綁架了。我開始思考,在深入了解細節前,給自己空間去思考動機,情緒和需求的可能性。

萬一我不想要吃餐廳呢?萬一我不需要那些設計的贈品呢?萬一我沒想要去希臘呢?我今天想要做什麼呢?

我是誰,我想要成為誰呢?

我想要討論的是一個 Neutral Clue 的 idea,去幫助我阻擋細節所帶來的困擾,還有分秒的流逝。所有細節都通過一種符號化或是個性化的方式,被統一成為某種 Neutral Clue 的形式被接收。利用這類似隔一層紗的方式,去保護直接的被訊息影響的衝擊,還給接收者主動去行動與思考的空間。

“Clue” 有著部份暴露以提供引導的意義。套用在我早上起床所經驗的細節的困境中,就可以被應用成為:我所看到的時與分,被轉化成那當下在一天中時間軸的位置。我所看到的一條又一條的訊息,被分解成為幾個組成物:訊息的來源,訊息可能帶來的情緒反應,以及訊息瀏覽所花的時間。他們不再是內容本身直接的展露,但卻能提供接收者對於訊息適當的了解:今天剩下多少時間呢?訊息於我當下和未來的重要性與其和我情緒的牽連度。

Paul Maclean 在 1952 年引進了一個 ”Limbic system”的概念。在人類腦中這個被稱作 Limbic system 的領域會在 emotional experience 的影響下產生大幅度的神經反應 (neural activity),這使它又有 Emotional Brain 的別稱。在演化上 Limbic system 賦予人類動機以及情感,使其發展出情緒和感情以促成繁殖以及養育的生存目的。座位其核心的杏仁體 (Amygdala)使人類快速的辨別環境中的線索(例如:臉部表情)以區別環境中的敵與友,好與壞。人類在自然而且不干預的狀態下,得以主動的去應對外在的變化。

這樣接近平靜又和諧的 “Neutral”(中性)是我希望將 Clue 所包裝成的型式:在直覺以及最大程度接近自然的方式去包裝訊息,以減低所有可能被影響的可能。

這樣的 Neutral Clue 的概念,拿 UX 領域的詞彙可以去表達它或許可以稱為 Environmental UI (User Interface) 吧。

還記得去年在 CHI HCI (Human Computer Interaction) 的conference 裡,聽了一個關於會呼吸的床的 paper,那張人睡的床有微微燈光的改變以及微微搖擺的呼吸動作,其初衷就是希望藉著 Natural User Interface (NUI),一個更符合人的習性的設計,去取代原有的 Graphic user Interface (GUI)的主流,我認為這樣的設計是更符合人又能帶來平靜的。

UX Designer @ Course Hero

UX Designer @ Course H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