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 a product designer, how many times you find yourself juggle in a series of AB testings and find it quite.. daunting? It may not be the AB testing that makes the bad impression. To my experience, it could be the poor AB testing management and planning that makes people lose confidence in such an effective tool.

I mean, AB testing is awesome. It captures the real reaction from users in a totally natural flow in a product. It provides solid proof of data. …

In this article, you will follow the evolution of how we came up with a feature design decision with some psychological rules, with user and business goals in mind.

Context

We are aiming to design an “educator endorsement feature” for a piece of study guide that aims to support student study a concept. The study guide with educator endorsements indicate the quality of a content so the student users would gain trust to the study platform.

In summary, adding the feature would..

  1. ..enhance the credibility of the reading content.
  2. ..gain trust in content-viewers.
  3. ..enhance a positive brand awareness for Course Hero…

這天早上起床,我一如往常地看了手機。

幾點了。05:32 am。

看了弟弟回覆我睡著前傳出去的訊息:“因為我猜聖誕夜會塞車,哈哈”。

Discover 信用卡有了restaurant cashback 5% 的優惠,XXX 設計公司要送出 template 與 icon sets。

滑了一陣(似乎)跟我的世界不相關的事件:龍捲風,誰去了一趟希臘,誰實習結束了,還有Game of Thrones寓示後,

06:43。一個小時過去了。

一個小時前我是不是正在想著什麼,正要做什麼事情,我已經忘記了,這種間斷健忘症好像已經被自己默許非常久了。我感覺到被打擾:被太多細節打擾,被別人的想法打擾,被太多選擇打擾,被過去的事件重複的打擾。但這難道不是自己的選擇嗎?我自主的拿起手機,點入那些媒體,然後允許自己暴露在不同的資訊中被那些資訊影響著。

太多細節了。人真的有了解每一個事件的必要性嗎?

被細節綁架了。我開始思考,在深入了解細節前,給自己空間去思考動機,情緒和需求的可能性。

萬一我不想要吃餐廳呢?萬一我不需要那些設計的贈品呢?萬一我沒想要去希臘呢?我今天想要做什麼呢?

我是誰,我想要成為誰呢?

我想要討論的是一個 Neutral Clue 的 idea,去幫助我阻擋細節所帶來的困擾,還有分秒的流逝。所有細節都通過一種符號化或是個性化的方式,被統一成為某種 Neutral Clue 的形式被接收。利用這類似隔一層紗的方式,去保護直接的被訊息影響的衝擊,還給接收者主動去行動與思考的空間。

“Clue” 有著部份暴露以提供引導的意義。套用在我早上起床所經驗的細節的困境中,就可以被應用成為:我所看到的時與分,被轉化成那當下在一天中時間軸的位置。我所看到的一條又一條的訊息,被分解成為幾個組成物:訊息的來源,訊息可能帶來的情緒反應,以及訊息瀏覽所花的時間。他們不再是內容本身直接的展露,但卻能提供接收者對於訊息適當的了解:今天剩下多少時間呢?訊息於我當下和未來的重要性與其和我情緒的牽連度。

Paul Maclean 在 1952 年引進了一個 ”Limbic system”的概念。在人類腦中這個被稱作 Limbic system 的領域會在 emotional experience 的影響下產生大幅度的神經反應 (neural activity),這使它又有 Emotional Brain 的別稱。在演化上 Limbic system 賦予人類動機以及情感,使其發展出情緒和感情以促成繁殖以及養育的生存目的。座位其核心的杏仁體 (Amygdala)使人類快速的辨別環境中的線索(例如:臉部表情)以區別環境中的敵與友,好與壞。人類在自然而且不干預的狀態下,得以主動的去應對外在的變化。

這樣接近平靜又和諧的 “Neutral”(中性)是我希望將 Clue 所包裝成的型式:在直覺以及最大程度接近自然的方式去包裝訊息,以減低所有可能被影響的可能。

這樣的 Neutral Clue 的概念,拿 UX 領域的詞彙可以去表達它或許可以稱為 Environmental UI (User Interface) 吧。

還記得去年在 CHI HCI (Human Computer Interaction) 的conference 裡,聽了一個關於會呼吸的床的 paper,那張人睡的床有微微燈光的改變以及微微搖擺的呼吸動作,其初衷就是希望藉著 Natural User Interface (NUI),一個更符合人的習性的設計,去取代原有的 Graphic user Interface (GUI)的主流,我認為這樣的設計是更符合人又能帶來平靜的。

Muse Chen

UX Designer @ Course Hero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